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执剑斩春秋_ 第三百九十四章:君心-

时间:2021-06-26 19:0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x欲碎小说执剑斩春秋 第三百九十四章:君心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第三百九十四章:君心

    云逸平静的从案座上重新拿起一壶美酒,也许是受到了星罗疯狂动作的感触,他没有选择将酒水倒进金杯的这种体面饮法,反倒是粗暴的揭开壶盖,将里面的酒水一股脑的倒进了喉咙。

    云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,可是看着朋友就像一个失控魔鬼,凄凉的倒在地面上,口中痛苦的喃喃自语,诉说着内心疲惫,他意识到自己也需要用酒精来进行麻痹。

    似乎在云逸不再的这段日子里,年轻皇帝就一直将这些话积压在内心中,他像所有人都表达着强硬,唯独在见到自己后,将哀伤柔软的一面展露出来,仿佛是在向自己倾诉。

    云逸眼神中的英气光芒已然不复存在,他看着星罗,同时将酒壶中最后一滴酒饮的干净,随后双手支撑在桌面,缓慢闭上了眼睛,脑海中在根据现有所得到的信息进行着思索和构想,仿佛要搞明白,过去半年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或许事情发生的最开始,要追溯到皇帝选择死亡的那一晚,这原本是法西帝国历史上非常平静的夜晚,黑色苍空中没有璀璨明星也没有晶莹透彻的月亮,气氛的压抑仿佛是在告诉着每个人,今晚平常的没有任何稀奇地方。

    从北方吹过来秋风回荡在巨大皇城宫廷中,二宫十八府等各处建筑上,悬挂星灯被吹荡的来回摇晃,地面上的昏黄影子就像地狱中的百鬼夜行。

    雪宫在过去数十年里都是十分安静而又冰冷的场所,不过在星罗成为皇帝后,先皇的住所便从星阁转移到了雪宫。

    尽管这座充满柔美气质的宫殿并不适合雄才大略的皇帝来居住,皇城中也有许多更加豪华的宫殿来提供选择,但皇帝还是执拗的住到了心爱之人的曾经住所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以为居住在此,是帝王在追忆往昔与冷清的恩爱时刻,不过却只有近臣耀星知道真正原因,这不是追忆,而是深刻忏悔,一个男人对于逝去妻子的忏悔。

    朝堂上曾有许多言论说,耀星同皇帝的关系并不只是简单君臣,毕竟在很多时候他们表现出了朋友般的感情,今日耀星没有收到多少阻断,便只身一人来到了雪宫,便深刻的印证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耀星走到了雪宫高大的宫门前,轻声咳嗽两声,他的身体已经不是很好了,衰老迹象深刻的进入骨髓中。

    他打定精神,将素净衣袍收拾整齐,推开了宫门,脚步轻缓的进入宫殿: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今夜雪宫中没有点燃起耀眼灯火,黑暗场面让巨大空间显示出鬼魅感觉,好在白色宫殿总是能吸取些许色彩,耀星还是能够模模糊糊的看到不远处的皇帝身影。

    坐在雪宫中央高台上的皇帝出奇安静,面容在黑暗中已经看不清了,不过稍微猜测上两下,还是能够想象出虚弱迹象。

    皇帝身侧有着一面巨大画作,上面说刻画的女人穿着素雅长裙,白发披肩,苍蓝眼眸颇为深情的凝望远方,嘴角所演绎出来的月牙笑容惹人迷醉。

    耀星多加打量了两眼,心中抹过了一层伤感,自从皇帝住进雪宫后,作为贴身臣子的他就看着帝王终日注视画卷,不吃不睡就像是魔怔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耀星稍微加大了说话声音,这才将皇帝从念想中拉扯出来。

    皇帝转过脑袋,稍微愣愣,看着不远处半躬身躯的老臣,摇头苦笑道:“我已经不是陛下了,按照礼仪,以后可不能再这么叫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对老臣有知遇之恩,在我的心中,永远就只有你这一个陛下。”耀星同样瘦弱的身躯隆重跪倒下来,双手贴合在地面上,动情言说。

    时间回到现在,云逸双手痛苦的揉捻几下眼眸,脑海中的思绪在经过强大构后也逐渐混乱,他努力想象出皇帝与耀星在雪宫见面的场景,却再也连接不起后面的信息了:“耀星在见到皇帝后发生了什么,难道说皇帝就直接自杀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他给了耀星一封信。”躺在地板上的星罗泪眼婆娑的望向了星阁穹顶的巨大星海云图,手掌颤抖的从玄戒中掏出了那封改变帝国格局的书信:“其实若是没有这份信,或许所有人都会按照正常剧本继续生活,只是我这个皇帝会当得不太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份什么样信。”云逸不免对这份书信产生了好奇,因为隐隐之中他意识到,就是皇帝自杀前的这份书信,揭开了帝国皇室中最为惨痛的阴谋陷害。

    星罗不顾仪态的爬到云逸身边,面色时而狂笑,时而疑惑的将书信递到男孩手中:“给我酒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喝了不少了。”云逸接过信封,将里面的纸帛抽动出来,眼神仔细的阅读着上面的每个字眼,面容上的表情也是跌宕起伏,就像情节诡谲的悬疑电影,因为这不是一份简单的书信,单薄黄纸上书写的,是一个国家的命运:“他在教你如何扳倒黑家,做这个帝国真正的王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那么恨他,他却在死的时候,希望我舒舒服服的当这个国家的王。”星罗手掌如同快要溺死的人,在案座上疯狂摇晃着,半晌后在触摸到满载美酒的酒壶后,方才停止了下来:“他知道黑家掌握着法西帝国的所有命脉,意料到即使我成了皇帝也会被黑家架空,所以告诉了我应对方法。”

    星罗打开壶盖,将酒水用力的浇灌下来,一杯价值上百金币的美酒大部分都流落在了口腔外,醇香气味沾染了衣袍,蔓延了干净地板。

    云逸本想要去阻止君王继续失态,可看着其早已神志不清,表情也是苦笑,不免作罢,转过脑袋将纸帛上的剩余话语看的完整。

    皇帝年轻时的名声曾冠绝整个人族,甚至在遥远西方,都有着属于这位帝王的传说,人们歌颂着他不仅仅有无人能比的超强战力,每在战场上出现,便会化作无人可敌的战争之神,而在私下中,贴身使臣们也明白其也有着决断权谋一面。

    而此刻云逸手中捧着的这张纸帛,充分包含着皇帝一生的智慧,从如何削减黑家在帝国中的影响,直到最后将其满门打压,每个细节和每步过程都写的十分清楚,并且如果细细感触几下,便可认识到这个计划的可行性极高:“如果按照你父皇的设想,黑家在朝野的影响力将在十年内瓦解,星氏皇族将是法西帝国无可争议的掌权者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信错了人。”星罗眼角流落出的泪水已经和酒水混合在一起了,那把持酒壶的手掌将全身力量都集聚起来,面容上的凶狠也是在表达着对于现实的恨意:“他以为可以相信陪伴多年的老臣,殊不知耀星在忠诚和私欲面前选择的后者。

    这真的太难以想象了,过去十几年,耀星经受着整个帝国的赞誉,星氏皇族的每个人包括我都以十足敬重对待他,多少年来,皇族给了他无数财富,父皇让他位列三公九卿之首,甚至让他住进了彰显功绩的云台十八府,可在父皇最后的时刻,他竟然选择了背叛。”

    云逸沉默无声的将纸帛重新装进信封,内心中不断惊讶着皇帝在死前对星罗的帮助,也惊讶着国士无双,数十年兢兢业业的耀星的忤逆之举。

    男孩眼眸再度紧闭,脑海中关于真相的构想也随之重新进行。

    “耀星啊,耀星。”皇帝看着跪拜在地面上的老臣,不免发出了深重感叹,帝国这么多年来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都是由这个老人所完成的,国士无双的名号当之无愧。

    还记的刚开始见到耀星时,他还是个郁郁不得志的掌管宫廷案牍的小官,满朝文武百官有的是比他权利巨大的存在,可他却可以在那个特殊时期挺身而出,直言不讳,一时间让百官们震惊失措,让整个皇城鸦雀无声:“又是何必呢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当初将我抬举上高位,老臣至今不敢忘记。”耀星依旧保持着刚正不阿,迷茫甚至有些老眼昏花的眼眸中还有着些许年轻光彩。

    皇帝感动的点动下颌,不在言语,干枯手掌颤抖的拿起那封早已写好的书信,脚步轻缓的而又沉重的走下高台:“这几个月我终日待在雪宫中,每日都面对着冷清画像,希望能够让自己的心境更加清净一些。

    可是蓦然回首,我却发现这只是自欺欺人,当初在星阁中残忍的杀死冷清,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过错。

    或许她不会仇恨,甚至连怪罪都不会有,可我每当回想起她的笑容,内心却总有着长久折磨,直到现在我明白了,这是一种诅咒,对于过错的诅咒。”

    皇帝走到耀星面前将其搀扶,双手也是将书信递了过去,平淡笑说着:“当初以死亡种下的诅咒,想必也应该以死亡来解除,将这份书信交给了星罗,这是我做父亲的,最后给他的一份礼物。”

    皇帝的坦然和看破一切红尘,让耀星不经意的慌张起来,他不敢抬起眼眸,只是用双手接过书信:“陛下你要。”

    “自从冷清死后,我就一直浑浑噩噩,行尸走肉的活着,现在该结束这一切了。”皇帝重重的拍打两下耀星肩膀,转身而去,他几乎是弯腰匍匐的姿态,登上了汉白玉做的石阶,最后身躯瘫坐在冷清画像,手掌就像抚摸着心爱妻子那样,触摸着画像上的脸庞,晶莹泪水最终顺着眼角皱纹流淌下来:“清儿,对不起,不过现在,我要来找你了,砰砰砰。”

    抽搐颤抖几秒时间,皇帝手掌从浮空中掉落下来,饱含深情的眼眸也是慢慢垂暮,沉闷声响也从身躯内部传荡,冰冷滞色,就好像是无数器官在进行着连绵不绝的爆炸。

    这就是皇帝的最后结局,他曾经纵横天下,聆听着所有人的弯腰屈膝,如今却以自杀方式,死在了爱人画像旁,内心中除了悔恨,便只剩下了在灯火阑珊时与妻子温酒作乐,共看日春夜暖,良辰美景的念想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