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嫡女归来:侯门毒妃_ 第92章:修复金玉琴-

时间:2021-06-24 11:3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花秋小说嫡女归来:侯门毒妃 第92章:修复金玉琴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姜临秋眼珠子不转地盯着他们瞧着,却是不语。

    可墨斩风在一旁却沉默不下去了,他开口出着主意:“方才凝儿姑娘说这两个刁奴没少拿藤条往三小姐的身上抽打,若不然属下拿着藤条抽打他们一人一百下?”

    姜临秋听了他的提议并没有反对,而墨斩风也就直接拖着他们到了客栈的门口处,狠狠地抽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掌柜与阿福虽也觉得丢脸,但在这等身份的人跟前,他们却半点不敢反抗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墨斩风乃是习武之人,而他的心中又存有替姜临秋报仇的心思,他下手之重,就是坐在客栈里面的人也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等到墨斩风再把他们拉进来时,他们身上的衣物已经烂得不成样子,不论身上还是脸上都是满满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这样够了么?”苏慕白淡淡地撇了一眼过后,就提唇问着姜临秋,话语间的意思似乎还嫌墨斩风下手不够重。

    姜临秋微微地颔首,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凝儿,开口道:“我们现在就动身回明都还是在这镇子安置一日?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刚落,苏慕白正要接话,墨斩风却抢着说了:“当然是现在了!三小姐您可不知道,墨儿想您可要想得疯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姜临秋唇间噙着满满的笑意,这半个月来没有墨儿与沁儿在身边吵着,她也想念她得紧。

    一行四人也就这么骑马赶回了明都,姜临秋虽然有马技在身,可苏慕白却不放心他,无奈之下,姜临秋只能与他同乘一骑。

    而墨斩风因为害怕到时候墨儿看到了误会,怎么也不肯跟凝儿一起,便买了辆马车,远远地跟着他们二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在明都这些日子,可有发生些什么事?”姜临秋抬眸看了一眼正专心驾着车的苏慕白,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苏慕白低下头与她对视了一眼,心中的思念不停地在翻滚着,想到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,恨不得就此将她的一双红唇吻入口中以彰显他对她的所有权,可最后这个念头还是被他给按压住了,只是意味不明地说道:“等你回到了明都自然就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姜临秋虽然心中仍然充斥着无限的好奇,却也不再问了,随便的捡了几个话题与他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一行人赶了整整一日的路,等入了明都后,在姜临秋的强烈要求之下,她与凝儿一同坐进了马车。

    墨斩风驾着车,却没有第一时间回到临国候府,而是被苏慕白带着去了三皇子府。

    而墨儿也得了消息,老早就候在三皇子府门口等着他们,等到姜临秋刚刚下了马,她就跑到了姜临秋的怀中一番哭啼:“小姐,您总算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姜临秋自然又是安慰了她一番。

    等停住了哭泣过后,墨儿立马就撇了一眼站在旁边像是一座雕塑的苏慕白,偷笑着道:“小姐,您快跟着姑爷去吧,姑爷给您备了一个好大的惊喜呢。”

    闻言,姜临秋望着苏慕白挑了挑眉头,而苏慕白为了掩饰尴尬,重重地咳嗽了一声之后,开口道: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等到了苏慕白的书房,两个将墨儿三人给打发了下去之后,姜临秋泯了一口这半个月来从来没有喝到过的茶水,出声问道:“方才墨儿所说是何意?”

    苏慕白见她主动提了出来,也不再藏着掖着,走到偏房里拿出了一个东西,将那样东西放到了书桌上。

    在看到这样东西之时,姜临秋就眼前一亮,她连忙走到了。

    她坐到了凳子上,一双素手抚上了完好的似乎从来没有损坏过的琴弦,抬眸看着苏慕白,惊讶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在她眼前摆着的东西乃是她再熟悉不过的金玉琴,而金玉琴上被惜言弄坏了的琴弦竟然完好如初!

    她比任何人都要知道金玉琴的价值所在,也比任何人都更加知道想要修复金玉琴乃是一件难上登天的事情,而她不过是离开明都离开了半月,苏慕白就将这么一个绝世无双的珍宝修复好了?

    难怪墨儿会说这是一个惊喜,对于此时的她来说,已然没有比这更能让她开心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而她在看到这把金玉琴之后,心中也就起了一个猜测。

    苏慕白见姜临秋如此开心,眼中也带了丝笑意,但他却在刻意地卖着关子:“你先弹首曲子给我听听,我再告诉你这琴是如何得以修复。”

    姜临秋在附上琴弦的那一瞬间就已然起了弹奏的心思,如今听了他的话,玉指轻抚,一串美妙的旋律就从她的手下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等到一曲毕,她连忙提起了心神问着苏慕白:“你快告诉我,这金玉琴是如何修好的?”

    苏慕白也不瞒着她,直言道:“前些时候我府上来了个山野郎中,医术精湛,后来一问,这位郎中竟然是莫幽谷的陈华寅神医……金玉琴本是他之物,前些年得了机缘才赠于李家,我知道你极其喜欢这琴,我就向他问了修复金玉琴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姜临秋心里的猜测被证实,在她真正听到了苏慕白说出陈华寅名讳之时,整个人浑身都开始僵硬起来,她连忙起身,上前去抓住了苏慕白的手臂,开口急声问道:“那他人呢?是否还留在你府上?”

    在前世之时,陈华寅教了她一身功夫与医术,让她受益两世,对这个平日里面经常吊儿郎当的师父,她心里的感激是说不完的。

    而在她前世临死前没有见他一面,一直是她心中极大的遗憾。

    再加上今生身份所限,她就算得了金玉琴也一直没有机会去拜访他老人家,如今知晓他出现在了明都,她怎么能不激动?

    “他在我府上留了五日,替你修复好了金玉琴过后,就离开了府上。”苏慕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姜临秋会如此的激动,却还是如此的说道。

    姜临秋的手一点点松开,脸上是丝毫不带掩饰地失落之意。

    见姜临秋为了另外一个男子如此模样,苏慕白的心底也极不是滋味,但他想到陈华寅白发苍苍的模样,顿时也就压下了心里的猜测。

    陈华寅的模样与实际年龄,不说做姜临秋的孙辈,但他要做姜临秋的父辈也绝对是绰绰有余了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忍耐不住心中的好奇,开口问道:“你与那个陈华寅可是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疑问,眸中已经染上了星星泪意的姜临秋也在刹那之间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压下了心中的悲伤之感,冲着苏慕白摇了摇头,随意的掐出了一个幌子:“我不过是看金玉琴如此精巧绝伦,好奇制作出它的主人长得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并不是她不想将实情告诉苏慕白,可是重生这种事情,假如被旁人知道了,只怕是要当作妖女,被拉去火焚。

    “有缘自会相见,我带你去逛逛三皇子府,这些日子你就不要回临国候府了,那里不太平,我替你在我府上安排了房间,你就在三皇子府上住下,”而苏慕白见了她如此异常,也不难为她,为了调解她的情绪,语气中难得的带了些许调侃:“也当是提前熟悉环境……”

    姜临秋自然听明白了苏慕白话语间的意思,虽然她心中的悲意还没有褪去,但面上也已经染上了朵朵红云,在他的眼神之下只开口应了声好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走到了三皇子府的后花园里头,苏慕白见她情绪仍是不佳,便指着远处一块空地,找着话茬:“你喜欢什么花,回头我叫人在那片地方种下。”

    姜临秋的眼神透过那块空地似乎看到了莫幽谷内的一片竹林,脱口而出道:“种竹子可好?”

    等到苏慕白应了一声好过后,姜临秋的心思总算回到了正事上面,她语气中略带疑惑地问道:“你方才说临国候府内不大太平,可是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她在被人掳走之后,想得就是回到明都第一时间去寻方如琴与姜云初母女报仇。

    而她在听到旁人议论她与人“通奸”过后,她几乎想都不用想,都能够知道这定然也是她们母女二人放出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本来她是想着要到临国候府将这半个月来的仇好好报复,可她却被苏慕白带回了三皇子府,他还叫她在此小住。

    她自然不会怀疑苏慕白的用心,但她的心间却仍是存在着按耐不住的疑惑之意。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苏慕白本还尚可的脸色立马就阴沉了下来,但他却极力克制着自个儿不对着姜临秋甩脾气:“苏宇清前些日子带了几十抬聘礼,亲自到临国候府里头去向你提亲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姜临秋总算也知晓了为什么方才在回明都的路上,苏慕白那意味深长的一席话是个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敢情三殿下这是在吃醋呢。

    而还没有等姜临秋开口哄他,他就说出了一句让姜临秋如何也想不出来的话:“临国候府这些日子还在忙着将方氏扶正为主母的事,帖子都已经发到各个世家手上了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