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一步一道_ 第二百二十九章山歌一曲-

时间:2021-05-28 19:0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洞中玄虚小说一步一道 第二百二十九章山歌一曲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这下,周围的人算是惊掉了一地下巴,看着他几个趾高气昂的上了山,有好事儿之人向鬼帝府管家悄悄打听,却被他一个冷漠的眼神回应。是啊,鬼帝府管家的笑脸,可不是谁都能得到的。

    上山的路很远,林骁几个走是走不累的,但烦躁却免不了,要不是玄阳子极力劝阻,这俩小子肯定祭出飞云鞋早就窜到前面去了。

    玄阳子为了让他们安心走路,还劝说道:“这一路上的人很多,但都很守规矩,一来是这条路上不知埋伏着多少鬼帝的耳目,可能对所有人在暗中观察打分,二来在鬼帝的家门口不老老实实,便是对鬼帝的不敬。”

    雾凇子嘀咕道:“一路跪着上去,不更显得心存敬意?”

    林骁也叹息道:“我也不是真的想来求亲。”

    玄阳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骁猛然一指前方,“快看,还真有跪着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几人愕然,只见不远处的地上,一个面色黝黑的中年男子三步一拜,五步一叩,每跪拜一次,嘴里就念道:“黑云山甄诚,叩请鬼帝大人万安。”

    叩拜的人无比诚心,反而旁观的人皆是一脸尴尬,林骁几个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雾凇子连连说道:“不要脸,太不要脸了。这都跪着上去了,待会儿会不会有爬着上去的?”

    林骁瞪了他一眼,“闭上你的乌鸦嘴。”然后看着这么多的人排成长龙上桃止山求亲,心里极为别扭,这熙熙攘攘的人群,连鬼帝女儿长什么样,性格如何都一概不知,竟然如此趋之若鹜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无论在阳间还是阴间,权势都是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也不怪有人说,两人结合在一起,原因多种多样,有觉得对方人品不错的,也有觉得对方家世还行的,也还有觉得对方能力突出有前途的,但绝少有人觉得,两个人结婚,不该是因为爱情吗?

    排开这些纷扰的思绪,林骁静下心神,对一路看到的各种“表演”冷眼旁观,想想自己,既然走在了这条路上,又有何面目去声讨别人,不过五十步笑百步而已。

    到了鬼帝府,果然有着不少的仆人等在门口接引各路来客。鬼帝府的仆人倒是对每一位来客都恭恭敬敬。毕竟,能到这儿的,都不是泛泛之辈,且这当中也不知道有谁会成为未来鬼帝府的驸马爷,哪儿轮得到他们得罪。

    来的求亲之人,被一波一波的带走,鬼帝府家大业大,早已准备充分,将这些贵客安排妥当后,只等招亲大会正式开始便是。

    林骁持贵宾凭证,自然有另一番优待,就连带路的都不是普通小厮,而是两个明眸皓齿,身材婀娜的小姑娘。一路上,小姑娘没有因为他们看着寒酸而有任何的轻视,反而一路上热情大方,甚至展现出了风情的一面。

    她们都是聪明人,也有着自己的小心思,接待的贵宾不少,但驸马可只有一位,要是娶不到公主的贵宾有能看上自己的,跟着去就算不当正房当个小妾,也好过在鬼帝府当丫头啊。

    林骁连鬼帝女儿都不想娶,自然没有任何的想法,雾凇子就不一样了,一双眼睛像小偷一样,一直在两个姑娘的胸脯,腰身,屁股上看。两个姑娘瞧见了他的目光,似乎走动的时候,扭动的更为卖力了,直把雾凇子迷得恍恍惚惚,差点走路都摔跤。

    但他也只是看看,根本不敢去搭讪,更不敢有所动作,不然回去了,林骁给洛小婉打个小报告那就惨了。

    等被安排到一处幽静的小院子后,两个姑娘交代了相关事宜后便乖巧的退了出去,林骁才开口说道:“有些人的花花肠子最好收起来,不然我这张嘴可保不准会到处去说。”

    雾凇子腰身一挺,“咱们这儿三个人,就祖师爷没娶妻,你该不是在说他吧?祖师爷,林骁这小子居然敢说你。”

    玄阳子没理他,转身去院落四周观察环境去了。

    林骁瞪了他一眼,“没正经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们来的算是晚的,招亲大会还有两日就要开始了,他们这处小院的周围有不少院子,早已住上了人。

    刚安顿好,就听到院子外面传来悠悠的笛音,林骁抚着下巴,不禁跟着韵律,用手打着拍子,心中感慨道:吹的还真好听。

    岂料,这笛音只是一个开头,接着,另一个方向又有古琴奏响,音律、节奏竟是和笛音截然相反,一个低沉婉转,如泣如诉,一个激情高昂,似金戈铁马。

    就在林骁疑惑时,雾凇子和玄阳子也出了来,听到这两边的音律刚想点评两句,又有一阵琵琶声响起,似乎是和那二位对着干,弹出了另一曲毫不沾边的音律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有郎朗读书声传来,“道可道也,非恒道也。名可名也,非恒名也。无名,万物之始也;有名,万物之母也徼……”

    等读书声盖过了所有音律,林骁他们院子后面又传来了兵器交击的声音,同时,呼喝之声不绝。

    玄阳子摇摇头,“都是些不服输的主啊。”

    雾凇子对林骁说道:“上啊,你也整点儿才艺露一手,别让其他人看扁了。”

    林骁苦笑道:“我可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才艺,再说了,你不觉得,这些人也太……太幼稚了吗?”

    雾凇子说道:“入乡随俗嘛,想想看,你有什么东西是别人不会的?施展出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林骁开了个玩笑,“引雷吧,你帮我想办法打通阳间的通道,我引几道天雷下来耍耍。”

    雾凇子想起道门大会上林骁引雷的壮举,不禁打了个冷颤,“算了算了,打雷闪电的事儿还是回阳间再说,这次就让哥哥出场吧,四周都有了节目,我们不整一个,那不是对不起观众。”

    只见他清了清嗓子,然后运气,张嘴,“唱山歌也……也哎……这边唱来……哎也……那边……哎和……”

    林骁和玄阳子只听了第一声,立马就捂着了耳朵,饶是他们修为高深,也实在是……实在是听不下去啊!

    四周原本还欢快热闹的场面立刻冷清下来,林骁猛然感觉有好几道神识探查到了他们的小院,他也毫不客气的战意勃发,回怼了过去。

    几个同样别致的小院里,好几位老者露出惊异之色,并嘱咐小辈,千万别招惹刚才唱歌那个院子里的人。

    接下来这两天,托了雾凇子唱山歌的福,这片贵宾区出现了几日里来最安静的时光。

    不过林骁的心情倒是一点儿也不轻松,始终在纠结当中。他既怕完不成平等王的任务,失去地府支持,营救父母师父将遥遥无期;也怕顺利完成任务,但却要伤害一个无辜的女子,那他岂不是太自私了?

    他不是没有幻想过,先赢得比试,再有了亲近鬼帝的机会,然后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用苍生大义说服鬼帝主动交出东方鬼帝印,那就皆大欢喜了。

    但是,林骁自己想到这里都锤了自己脑袋几下,骂道:“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林骁曾经是状元,是学霸,历史知识也知道不少,说实在的,历史上任何一个政权的更迭,就没有后来的政权善待前任统治者的。鬼帝们肯定也深谙此道,留下能威慑地府力量的重磅武器五方鬼帝大印不上交,便是想要在地狱里继续安然生存。

    虽然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会想到动用大印,但这确是能保持鬼帝们在地府有着超然地位的不二法宝。不然的话,任他们武力再高,派兵布阵再厉害,当年不也是被地府大军打的丢盔弃甲。

    想了两天两夜,林骁还是劝服了自己。毕竟他的立场是站在活人的立场,是站在天下苍生的立场,不毁了鬼帝印,难保其他鬼帝不会效仿北方鬼帝那样重建一方小世界,倒行逆施,唯我独尊。

    更甚至,若是保持中立的鬼帝们再念及当年的袍泽之义,又重新走在了一起,集合五方鬼帝印,重开神秘禁地,要是这一次让他们成功了,地狱又会怎么样?阳间又会怎么办?

    至于说毁了东方鬼帝印,害得东方鬼帝没有了依仗,并在此期间又伤害了鬼帝女儿的感情,林骁也想好了,那便是自此欠下东方鬼帝的人情。若是将来有谁要为难鬼帝,或者想要对付桃止山,他都要竭尽全力帮助鬼帝这方。

    只是,他也不想想,能又资格成为鬼帝敌人的存在,又岂是他能抵挡得了的。

    念及此,林骁又陷入了深深的沉思,自己已经修到了玉虚九卷的第六层,也到达古修仙者的洞虚境界,还有最后的大乘境界一过,就能引来雷劫,度过雷劫,他便是仙人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他产生了巨大的疑惑,修仙者真的有那么厉害吗?为什么到了地府一趟,怎么这个也打不过,那个也敌不了。而且面对平等王,这个仅仅排在地府第九殿的阎王时,更产生出了无限渺小的感觉,那就更别说排名靠前的另几位大佬了。也就更谈不上与五方鬼帝和一些藏在神秘地方的地狱巨擘相比。

    还记得当初寻仙对玉虚九卷推崇备至,说它是古修仙界的无上秘籍,林骁苦笑着摇摇头,会不会是寻仙也有打眼的时候,亦或者,寻仙根本就是怕打消了他修炼的积极性,故意以此激励他。其实玉虚九卷就是寻仙那个世界烂大街的功法,人人能学,人人都会。

    至于大乘期之后便是仙人,也是寻仙编制出来故意让他看到修行希望的鼓励。

    两天两夜,林骁没有出房门,一直闭眼沉思,他握紧了拳头,内心惆怅无比,“我到底该何去何从?修炼是否该继续坚持下去?”

    林骁自己不知道,这时的他浑身闪烁着妖冶的红光,一股紊乱的气息不断释放,已经把屋子里的装饰搅得粉碎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