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我家老板太苟了_ 第三卷 重回都市 第十五章 确立之前-

时间:2021-05-12 12:5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萤火微光小说我家老板太苟了 第三卷 重回都市 第十五章 确立之前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露比站在门口,眉眼下垂的望着苏夜,神情有些显得不太自然,看起来是害羞,又好像有些生气,苏夜平时接触的大老爷们比较多,所以她此时的心情,苏夜压根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总感觉一段时间不见,露比你变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“是嘛。”

    露比意味深长的回了句话,踩着可爱的粉色毛绒拖鞋,从苏夜身边绕过,轻轻一跃,坐在了他身旁的床沿边上。

    苏夜眼神跟随着露比而动,被她那不再童真的性格好奇吸引,随着她掠过苏夜身旁,苏夜甚至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,有些类似香菜,却又好像是迷迭香的香味。

    好在苏夜并不讨厌香菜,反而对于以前的他,处于底层生活中,香菜、香葱、油泼辣子,那可是他最爱的三种调味料。

    思绪渐渐飘远,苏夜眨了眨眼睛,将思绪拉到眼前,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来找你真是不好意思,但为了完成你父亲的遗嘱,我认为这件事最好越快完成越好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露比的样子好像并没有听进去,她从床上跃下,来到房间墙边的衣柜面前,背对着苏夜,将裹着身子的毛绒长毯脱下。

    扭头注视着露比,等待她回答的苏夜见状,微微一惊,赶忙正过脑袋,看着墙面正座起来。

    露比打开衣柜,侧过头用余光撇了眼并没有在看她的苏夜,神情有些沮丧,她轻咬着樱唇,看了眼自己的胸口后,便从衣柜中拿出挂着的睡袍。

    “你大晚上过来,难道就是为了说这个的吗?”

    苏夜此时看不到露比的任何表情,但从语气上能够听出,她似乎非常的不满,苏夜心想可能是来的时机不太对。

    苏夜暗叹心想,看来他下次来找露比和奥林比雅这些女性之前,得去询问一下上官雅的意见了,不然每次都搞的气氛尴尬,他连说事都没法好好说......

    “如果,你要休息的话,我可以明天再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苏夜就准备起身离开,但露比却立马转过身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等等!你别走!”

    苏夜此时内心挂满了黑人问号,说实在的,别说露比了,他现在都有些没心思再去说正事了......

    露比向苏夜靠近了几步,拖鞋发出沙沙的摩擦声。

    “苏夜......我很感谢你,能为了我们付出这么多,但抛去这些,我对你来说算什么?仅仅就是我父亲遗嘱下的陪衬吗?”

    苏夜内心满是不解,不明白露比为什么会这么问,但他还是如实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并不是这样的,露比!你对我来说,是星空兽当中最好的朋友,而你父亲救了我,所以我必须完成他交给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露比听着,微微摇头,情绪逐渐有些失控,声音都提高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那遗嘱完成之后呢?我成为了兽王之后,我对你来说又算是什么?”

    苏夜闻言,沉默不语,因为他不知道,该如何回答这个看起来跟前一个问题相同的问题。

    露比见苏夜沉默,她深呼一口气,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兽王这个位置,对于我来说是父亲的期望,那我会不惜一切代价,达到这个目标,我现在是很弱小,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坐上兽王的位置。

    在这段日子里,我很努力。

    不同种族产生的纷争,我都在用我自己的方法,去一个一个的解决,所以现在兽群才能看起来那么得和谐。

    我有着塔塔克斯、奥林比雅在帮我,其实我的内心一点都不希望苏夜你来为我做那些事情。

    我想要的只是在你面前证明,我一个人也可以做的很好,但我却没有机会.....

    我想要的只是让你多看我一眼,而你为什么......就不愿意多看我一眼......

    我......想要呆在你的身旁,而不是做什么兽王!”

    苏夜转过身看向眼眶发红的露比,在眼眶打转的泪水从露比脸颊两边划下,他脸上有的只是无奈,他不知道此时该做什么,也不知道用什么样子的话语去安慰露比。

    苏夜朝着露比缓缓走过,伸出双臂将她抱住,顿时强忍住的泪意,就像是泄洪的大坝,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。

    “苏夜就是个木头,如果你说出了那些话,他转身离开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!”

    “那他要是没走呢?”

    “他......要是没走,那就看你自己,选择权永远在你手上!我希望露比你能自由自在的生活,而不是被什么兽王的名号,给禁锢在兽群之中,但你执意要走这条路,那也是你的自由,我不会阻拦......”

    露比啜泣着,奥林比雅对她说起的话,此时浮现在脑海之中,她的内心也因为她自己的选择,有了一条明确的道路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露比从软绵绵的大床上醒来,昨天哭累了也就在苏夜的怀中睡了过去,她现在想想莫名的有些害羞,于是赶忙起床,红着脸来到衣柜前开始换衣服。

    而苏夜却依旧正座在长凳之上,用闭目养神的方式,一边冥想,一边静静的待在露比的身旁。

    换好衣服,露比深呼一口气,伸出一双小手,用力的拍了拍她还略显稚嫩的脸颊。

    这对她来说是打气,也是一种新的改变。

    来到梳妆台面前,用奥林比雅教她的办法,简单的盘起及腰的亚麻长发后,拎着地面的凳子来到苏夜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盯着双目紧闭的苏夜,露比的小手不自觉的伸起,想要用指尖触碰眼前之人的脸颊,但就在两人之间还剩几公分距离的时候,苏夜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苏夜转头看向身旁有些慌张的露比,问道。

    “睡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露比撇了苏夜一眼,赶忙撇过头去,支支吾吾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还...还好......话说,我们直接开始说正事吧!”

    闻言,苏夜还以为他听错了,但他并没有管那么多,既然露比主动提起,那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来的更好。

    他抱着一颗真诚的心,终于开始与露比讲述起了,他对于星空兽未来道路的畅想。

    星空兽据点地下一层,多种族议事会场。

    圆环状的会场造型,跟国外的斗兽场有些类似,观众坐的地方,同样也是阶梯模样,一层层向上递进的那种石阶座位。

    由于是在地下建造而成的建筑,自然是兽群中隧道族的功劳,同样也正是因为地下的原因,中心立着的两排高大石椅,可以说正好与后排‘观众席’的高度相当。

    毕竟是地下,不可能真的将斗兽场的规模,一比一复原。

    时值清晨,想必各大城市的职工,应该也是这个点起来工作,而对于星空兽来说,今天也是一个注定不平凡的日子。

    嗡——!

    一声浑厚悠长的号角声,回荡在星空兽据点的每个角落,位于地下等待区的每一只星空兽,就像是随时备战的战士,纷纷向号角声传来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顿时,星空兽据点下方的地面,开始传来沉闷的震动轰鸣声。

    地下,像是地鼠洞一般,交错连接的等待区之中,一只只的星空兽从中冲出,向据点地下中央的多种族议事会场集合。

    星空兽不像是君主统治的国家,更像是一个大团体,因此露比与苏夜两人早早的已经来到了议事会场,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兽群。

    而露比此时所坐的雕刻石椅,就矗立在分成两排的高大石椅前方。

    一共十张高大石椅分别象征着,兽群之中实力最为庞大的十个种群,其中塔塔克斯、奥林比雅、里奥三者的种群都在其中。

    既然十张高椅象征的是强大的种群,那中央的雕刻石椅所代表的含义,自然也不用多说,但露比现在能坐上这个位置,还是得多亏了兽王直到现在还未确定人选。

    所以露比现在的身份非常尴尬,顶多就是一个兽王代理罢了!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还不是以实力当上的代理,这让兽群也就更加无法接受了,好在兽群内心还是有着对奥多里安的敬畏,在露比的努力之下,暂时平息了几个种群之间的矛盾,这无疑让她在兽群之中的地位稍稍提升了一点。

    不过,谁都知道,这并不能解决实质性问题。

    而且最要命的,还是现有存在的问题,与苏夜想要达成的目的,压根就是一个无法解决的矛盾。

    兽群之中为何会有矛盾存在?

    这个问题,别说苏夜,就连露比都心知肚明,甚至那群与其它种群产生矛盾的星空兽,他们自己就十分明白。

    就像是没了老师的学校,那叫学校吗?那得叫猴山!那得叫动物园!

    以前的星空兽群之中有着兽王奥多里安,靠着最强的实力,与他那特殊的人格魅力,能够压制与统领每个一个麾下的种群,但少了这种限制......

    就与‘山中无老虎,猴子称大王’这个俗语说的没有一点两样。

    人的欲望是无止尽的,而星空兽其实也就跟人类没有什么两样,只是看上去显得‘单纯’一点罢了!

    所以说,想要解决这个矛盾,必须要有一个新兽王的出现,一个种族强大、实力强大、血脉强大的兽王,站在所有兽群面前,让他们闭嘴。

    苏夜看向露比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反观现在的兽王代理,长得压根不亲民,实力还只有化神阶段,血脉的话也就别提了,除非......

    苏夜想到这里,甩了甩脑袋,似乎是将那唯一的办法,甩出了脑袋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苏夜看向环形议事会场地面的通道,一群星空兽像是蚁群一般,黑压压的从中涌出。

    一共五处通道口,而无论哪个通道口,都能一眼看到象征着兽王那个宝座上坐的是谁。

    逐渐的星空兽群移动的速度放慢了下来,本来还非常迅速整体的队形,一下就变得懒散了起来,甚至还有来者直接掉头,准备回去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苏夜站在露比石椅的身旁,侧过头看向她此时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小手攥紧成拳,即使嘴上说着不成为兽王也无所谓,但其实她的内心,还是一个非常要强的孩子。

    或许是继承了奥多里安的良好基因,即使现在弱小,无法掌控现在的局面,她也会强迫着自己,寻找着那条属于她自己的道路。

    露比低着头,望着她那双,坐在石椅上还无法踩到地面的双脚,沉默不语,但随后她双眼微闭,深呼一口气,做出了某个决定。

    “苏夜。”

    闻声,苏夜面朝向露比的身侧,单膝跪地,单手握拳撑在地面,仰视着身上好似有股淡淡威严的露比,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,兽王冕下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议事会场并没有多大,但容纳十个种群的关键成员,还是会有富余的位置能够空出来。

    为的就是能够让每一个种群代表,都能听到兽王的发言。

    通道口,即将转头的部分星空兽,听到这由远及近,已经有些微弱的声音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五个通道口均是如此!

    这仿佛是一种嘲讽!

    滑稽的嘲讽!

    就与之前苏夜所提出的那和平条约,在人类看来是一种滑稽一样。

    现在,一个人类,称一个靠前兽王威望才当上代理兽王的小家伙,为兽王冕下?

    这不是滑稽是什么?

    最为可怕的是,这两个家伙,还在一群星空兽的面前如此说,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嘲讽他们星空兽无人!

    正所谓越想越气的众多星空兽,纷纷冲上了成员席位,想要看一看这两个家伙到底搞什么明堂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耍他们,兽群绝对会一起暴动,让这两个来搞笑的家伙,不仅下不了台,甚至还要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!

    苏夜余光撇向纷纷入座的星空兽,嘴角微微上扬,心想。

    “计划看来挺顺利的......”

    不过,露比的命令还是得继续下达,不然看起来就真的跟耍兽群无异了。

    “能帮我把奥林比雅他们叫来吗?”

    “是!冕下!”

    苏夜的应答声落下,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,瞬移离开了此地,而这一幕自然被兽群的星空兽都看在了眼里。

    一时间,坐于成员席的各种群的星空兽,便开始议论纷纷,甚至都有某星空兽猜疑人类是否又有什么小动作。

    毕竟,与人类的恩怨,这点在星空兽的内心,早已根深蒂固,除非像是强如奥多里安那般,靠着一己之力,让这帮兽群强行听令。

    而之前万天归宗来袭,塔塔克斯听取苏夜的建议,也全是因为奥多里安早已在事先提醒。

    不然,按照星空兽的脾性,说不定那次战争,万天归宗绝对会赚的盆满钵满。

    苏夜离开地下后,来到了据点之中。

    就像昨天那样,他依旧小心谨慎的敲响了奥林比雅的房门,这回为了不出现昨晚的情况,他还特意报上了来意。

    “冕下已经准备好了,让我来通知你们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木门吱呀一声从内部拉开,奥林比雅神色依旧如冰霜一般,但加上她那绝美的容貌,以及白皙透亮的皮肤,这X冷淡的模样,也算是加了点特殊的韵味。

    “昨天你在房里,动静闹得还是挺大的嘛!我隔屋都听的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闻言,苏夜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“你的长相倒是跟你的内在大相径庭,关键时刻还说这种段子。”

    奥林比雅望着苏夜,冷哼一声,似乎还在记恨之前的那个事情,没有过多言语交流的两人,便在嘭的一声关门声中,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“麻烦的女人......”

    苏夜嘀咕一声,向下一间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五分钟过去......

    地下议事会场的星空兽越来越多,两排十张的高大石椅上,除了奥林比雅的翼人种外,风魔种、火龙种的族长已经全部到达现场。

    其中火龙种的种群在这群星空兽之中,算是比较滑稽的了,因为体形与星空兽种族限制等原因,他们并不能使用灵兽那般的化形神通。

    只能靠着倍化术这种,极其消耗灵力的法术,来缩小体形进入地下议事会场,其中火龙种的族长也是不例外。

    当然,在这之后的土龙种自然也会面临这种问题,好在这种法术,只要安静坐着,消耗的灵力也能够接受。

    不过,说到底龙种本身就有着十分强力身体优势,就算如此搞笑,在场如此之多的种群,也没有一个敢笑他们的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各种稀奇古怪的星空兽种群与他们的族长,纷纷入场就坐,而苏夜也随着塔塔托斯进入了会场之中。

    但与部分星空兽不同的是,他们并不会坐到成员席之中,也不会坐上象征着族长之位的石椅,他们只会为了遵循自己的本心,而站在露比的身侧。

    这也是代表了他们各自的立场!

    半个小时过去,十个拥有话语权的种群族长,已经有九个位置都已坐上星空兽,仅剩最后一个还未有星空兽登位。

    苏夜侧过头,从左往右扫过成员席上的所有星空兽,眉头不禁皱了起来,因为他发现,之前兽群之中出现的种族,今天已经全部看到,那最后一个位置,会是什么种族,这点让他十分疑惑。

    毕竟,对于兽王奥多里安来说,与水家一战,是最为重要的一场战斗。

    明明拥有话语权,却不承担责任的星空兽,他倒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就像是古时候的帮派一般,只有敬仰帮主,或者有着同样前进信念的志同道合之士,才会加入同一个帮派,而星空兽群就是这样一个团体,靠着敬畏的力量,来支撑的团体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样,苏夜才感到不解。

    只是,就算再不解,他也不能像平时那般,不明白就向一旁的熟人询问,在现在这种处于弱势一方的拥护派,他要做的就是帮露比撑起台面。

    要是他都拉胯,那这次将前兽群的所有星空兽都叫来,岂不是让对方笑话吗?

    那以后露比要是还对兽王这个位置有想法的话,这点就会成为一个不可磨灭的污点,被人诟病。

    等待无疑是漫长的,尤其是露比这一方。

    四个人就跟大木桩子一样,杵在那里,一动不动,苏夜倒是不太紧张,但他就是不知道露比能不能承受这种高压环境。

    毕竟,坐在两边的各种群族长,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又是半个小时过去,时间都已经来到中午,也就在这时,最后一支种群终于登场,但看到来者模样的时候,苏夜整个人都惊了。

    因为在他眼前的压根不是什么星空兽,而是林纹殊,以及另外九个年轻俊朗、貌美的小年轻。

    苏夜嘴巴微张,看到九个小年轻对林纹殊鞠躬后,朝着成员席上走去,直到现在,他都有点认为,是不是两个人长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毕竟,苏夜站的位置那么明显,怕是只有瞎子看不到他这么帅的一人杵在这里。

    所以......

    然而,就当他这么想的时候,林纹殊在众多星空兽的目光下,朝着他迎面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木罕·坦塔丝拜见冕下。”

    名叫木罕的家伙,单膝跪在露比面前,脸上保持着淡淡的微笑,余光甚至还意味深长的看了苏夜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露比伸出小手,让眼前的木罕起身,但对方却依旧跪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这之前能否允许在下浪费一点时间,跟苏夜叙叙旧,可以吗冕下?”

    闻言,露比不解的看向苏夜。

    苏夜一脸茫然的指着自己,看了看对方又看了看露比,,毕竟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随着两人来到兽王所坐的雕刻石椅后方通道中,整个会场便喧闹了起来,而苏夜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很多想要问我的?”

    苏夜听到这话,就已经能基本确认了对方的身份,但转念一想也是,他好像并不太了解林纹殊这个人,与其也是因为血魔以及万剑山之后渡劫的事情,才因此结缘。

    但自渡劫之后,两人便再也没有一切联系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苏夜不禁脑壳有些疼,他捂着额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之前你说自己是华夏人,我还傻愣愣的相信了......”

    林纹殊淡淡一笑,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点其实并没有骗你,只是我把很久以前的事情,改编了一下,放到了现在来说而已,话说你就不好奇我是星空兽的这点吗?”

    苏夜没好气的撇了对方一眼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这点还是算了吧!一问感觉就是没完没了的话,现在对我来说,最重要的还是眼下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闻言,林纹殊嘴角微微上扬,目光从苏夜身上移向通道外那块石椅,瞳孔微缩,似乎在一边回忆着有些久远的事情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渡劫那时,我与你说的那些话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,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苏夜一脸疑惑的问道,而林纹殊却转过身看向他,双手架住他的双肩,脸上表情严肃无比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说过,想要看你走到更高的地方,那是因为我调查过你,你拥有其它人类没有的特质,即使是以前那些与星空兽来往密切的人类,也没有你这般能为星空兽着想的人类,所以我希望你成为我们之间的纽带,帮我登上兽王的位置,与人类和平共处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苏夜眉头微微一皱,双手移开了架在他肩膀的两只手。

    说实话,要是之前,他能把林纹殊这个人,当成一个亦师亦友般的存在,但当他知道对方是有着目的的时候,说实在的,他有些失望,但内心对对方的感谢,却不妨碍两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林兄,你知道今天你们是为什么来的吗?”

    林纹殊点头。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,之前种群中的各大族长,尤其是火龙种的那帮家伙,就在催促了大小姐,赶快召开种群会议,把兽王确立。

    毕竟,代理兽王拥有着决策权,如果对方不让位,那帮家伙只能干着急,但兽群要是散了,这责任就得代理兽王来背了!”

    苏夜望着林纹殊,目光坚定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这样,所以在今天,我会让露比坐实兽王的这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许久没有回来的林纹殊,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苏夜!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就算兽王的遗言是这么说的,但你要知道星空兽是个强者为王的世界,而且火龙种与风魔种要是没有实力强大的兽王压制,到时候造成兽群内乱,你是要让大小姐这么小一个孩子负责吗?”

    “这些我都想过。”

    苏夜说着,望向兽王的那个位置,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奥多里安身为兽王,十分清楚带领兽群这个重任,到底意味着什么,或者说没有任何一位星空兽比他更了解,所以我相信他做出的在决定。

    而且,我也希望露比能坐上兽王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啧!”

    一道咂舌声,从林纹殊的口中冒出,苏夜看着他脸上那副,不知道是怒火还是什么的情绪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星空兽与人类和平共处的这一重任,唯有交给露比才能完成,而其他人,就算是林纹殊,说直白的他也不太放心。

    就像现在,他都有点看不懂林纹殊,或许是对方还隐藏着什么的原因。

    嘭——!

    林纹殊握拳锤了一下通道内的墙壁,好在并没有用全力,不然把整个通道毁了也是轻轻松松。

    他此时的内心有些气愤,既有对于大小姐的,也有对于苏夜以及其它种群的。

    “真的......你们怎么就不明白,把这种重担交给一个孩子,根本就不会有未来!”

    苏夜淡淡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不相信露比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吗?而是根本不可能!我想象中的世界,凭这么小的一个孩子,连点道理都不明白的孩子,根本不可能办到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苏夜不禁有些被气笑了,反驳道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在那个时候会对我说出那种话?还是说直到现在,你也是在骗人?”

    两个问题下去,林纹殊被问的哑口无言,嘴巴微张在那里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刚才说出,让我帮你坐上兽王的位置,那我暂且认为是你认可了我的能力,而我相信着露比,所以我也会用上我所有的力量,来帮她坐稳这个兽王的位置!”

    说完,苏夜便不再多说,向通道外走去,因为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,外面的星空兽们也已经开始躁动不安起来,再等待下去,别说是坐稳兽王的位置了,怕是都压制不住这群星空兽。

    苏夜来到露比身旁,余光掠过从背后走过的林纹殊后,对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抱歉,让冕下久等了!”

    露比似笑非笑的望着苏夜,摇了摇头,回了句‘没事’之后,便站起了身,面朝兽群之中所有种群的星空兽代表,开始了第一次讲话。

    “按照我们星空兽的传统,兽王都是从兽群十大种群的族长与代表中选出,所以依旧是遵守传统,从各位族长开始发言,请古蝠翼神种族长,塔塔豪克第一个进行发言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塔塔豪克并没有立马发言,而是杵着拐杖,来到中央,向代理兽王冕下鞠了一躬后,回到了之前坐的位置上,开始与族中的代表进行交流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不是人类的演讲大会,还会准备稿子的那种,况且此次通知的非常突然,许多星空兽的族长可以说没有丝毫准备,自然需要交流的时间。

    好在这个传统,几乎在每次决定兽王的时候都会使用,其中也不乏这种情况的出现,所以场面并没有失控,反而显得非常安静,与之前那种喧闹形成了极强的反差。

    此时,没有轮到他们发言的种群族长,也在时时刻刻的观察着每一处,争取能在发言的时候,给所站派系争取到一点优势。

    而苏夜身为露比的伙伴,自然是身为拥护派的一员,其中站在露比右侧的两位,塔塔克斯与奥林比雅,也肯定是拥护派中的种群。

    这点,在今早露比就跟他提起过。

    历来出现这种权力争夺的场面,必然少不了派系斗争,在星空兽之中也无法避免这种规律。

    除了拥护派之中,由塔塔克斯为主要代表的古蝠翼神种,奥林比雅为主要代表的翼人种,以及前兽王的特殊情报部队的夜枭种外,还有苍青龙种、古兽白羊种、土龙种、昆虫种,这四个种群代表的中立派。

    剩下的自然就是反对派。

    只是,苏夜一开始并不知道林纹殊,就是反对派中的一员,还是族长身份,甚至直到现在,他都不清楚对方是什么种群的。

    说实话,就算露比说他们是一群万灵药拥有者,他都相信,毕竟他们的样貌,言行与举止,甚至就连穿着,都与人类没有丝毫区别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苏夜灵魂修为已经突破了凡人的层次,都无法观察到他们体内的星核,这就有点恐怖了!

    要是这群人是人类派来的奸细,那真是细思极恐。

    过去三分钟,古蝠翼神种族长塔塔豪克与种群的各位代表交流完毕,站了出来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古蝠翼神种全体,十七名族员全部放弃兽王竞选,同时举荐露比大小姐,为新的兽王!”

    塔塔豪克的样子就跟垂暮老人一般,真的难以想象对方已经活了多久,但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对方松弛的眼皮肌肉,都稍微睁开了一点,冒出一道精光,威慑着在场的其它族长。

    不过,反对派的其它两位族长也不是吃素的,岂会怕一个连战斗都无法战斗的老家伙!

    尤其是身上好似刺满了刺身的风魔族,直接不屑的‘切’了一声,完全不把对方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待古蝠翼神种的族长回到位置后,露比重新站起身,面相对方微笑着点了点头,谢过对方的举荐,同时让下一位继续。

    而下一位自然就是翼人种。

    同样是用了古蝠翼神种族长的办法,重新回到了位置上,与族内代表进行传音交流,但实则在场的所有星空兽,尤其是族长们,都十分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就算商量了又怎么样?真当在场的人是瞎子,还是怎么样?看不见站在露比身旁的两个前兽王麾下的战斗员?

    其实早在之前,露比与奥林比雅吵过一次,深刻的表明了自己的决心后,古蝠翼神种与翼人种就联合了起来,向其它中立种族进行游说。

    由于昆虫种、古兽白羊种,两个种群十分特殊,他们光下功夫在两个龙种的种群身上,还未来得及与相较于其它种群比较弱小的两个种群游说,苏夜就出现在了据点之中。

    这导致他们,一个也没有游说成功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说白了是要商量,其实就是在临时抱佛脚,但无论怎么说,他们也是在尽着自己的一份力,至少对苏夜来说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又是三分钟过去,仿佛就像是商量好一般,让苏夜嘴角微微抽搐,但不得不说的是,翼人种的每一位,长得都是绝美,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。

    随便挑一个丢到人类城市之中,绝对都是一等一的明星,唯一比较遗憾的可能就是,前五年的时候他们就与秃毛鸡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翼人种全体,五十九名族员均放弃兽王竞选,并举荐大小姐,成为新的兽王,带领我们走向美好的未来!”

    而风魔种在苏夜看来,更像是在配合对方演戏一般,没有丝毫遮掩的表明着自己的不屑。

    随着两位拥护派的种群族长发言完毕,后面便轮到了火龙种。

    火龙种,一个以脾性暴躁、实力强悍为特点的种群。

    毕竟是龙种,实力强悍这点毋庸置疑,而火龙种的族长卡恩斯,却并不是一个脾气火爆的星空兽,反而他与里奥有点相似,会冷静的来思考问题。

    而此次争夺兽王宝座的决定,就是他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得出的结论。

    卡恩斯走向中央,先是看了眼身侧,坐在成员席之中的十位代表,随后将头转向了露比,正色说道。

    “露比大小姐!那时你还只有一点点的时候,我就抱过你,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忽然抛向露比的问题,苏夜眉头一皱,总感觉对方要打一张不太寻常的牌。

    于是赶忙向露比传音,但露比却率先看向了他,随后面朝卡恩斯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抱歉,卡恩斯族长,我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回答,令卡恩斯满意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当然不可能记得!因为你太小了,小到甚至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!”

    说着,卡恩斯脸上的笑意收敛,双臂张开看向周围的所有星空兽,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家园并不是蓝星,这是你们肯定会知道的一点,所以我们血脉之中,始终烙印着外来者的印记,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消除这一道印记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苏夜眉头紧皱,没想到对方直接把这种陈年往事给搬了出来,还尼玛选个兽王,硬是上升到了种族的精神层面上。

    他心想着,星空兽物质还没富足呢!这家伙就厉害,直接跨过底层,上升到最顶,来了波精神富足。

    而星空兽倒也是非常吃对方这套,本来十分寂静的会场中,却冒出像是蚊子乱飞的这种窃窃细语声,还是在这种严肃的场合上。

    卡恩斯见不同的种群开始交流,便继续追加攻势,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想要消除印记非常简单!在这个星球之中,战争的规模还只是趋向于国与国之间,所以我们只要建立一个国度,一个能与世界第一强国比肩的国度!

    但如若我们一味的进行妥协,那我们身上的烙印也将永远无法消除!

    所以,我们要的是一个,能带领我们通往明天能更强的兽王,而不是一个笼罩在父辈光芒下的弱者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的瞬间,由火龙种代表的带动,整个成员席中的星空兽似乎都沸腾了起来,而卡恩斯也正是趁着这种一时的冲动,大声宣布道。

    “火龙种全体,十名族员均举荐我,卡恩斯为新的兽王,带领星空兽群建立新的国度!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